大多數人只有一個家,永川女孩夏潤年卻有10多個“家”。母親出走,父親去世,十餘戶有血緣關係、無血緣關係的家庭愛心接力將她養大。
  11日,得知自己已被重慶師範大學錄取的夏潤年,來到了永川三教鎮永安村水碾盤村民小組,這裡有已被雜草包圍的泥巴老房,也有撫養過她的人家。
  父親好賭母親出走
  1995年,永川區三教鎮永安村水碾盤村民小組,隨著一聲啼哭,40歲的夏瑞高老來得女。然而,還躺在床上的廖水英(音)卻開始擔憂。因家庭貧困,夏瑞高和18歲的廖水英走到了一起,丈夫愛賭,家裡本來就很窮,誰能把女兒養大。
  老來得女,並沒有讓夏瑞高改掉好賭的習慣,荒廢了他認為來錢慢的木匠手藝,全身心地投入到他認為可以“一夜暴富”的賭徒生涯。
  在夏潤年1歲時,母親廖水英又生下了一個女兒。鄰居家都開始修建一樓一底的水泥房,夏家仍然是只有兩間屋的泥土房。兩個女兒的到來,夏瑞高似乎也感受到了壓力,但此時的他,已經成為了遠近聞名的“懶王”。
  空空四壁的家,兩口子會因為沒米下鍋,經常吵得不可開交。
  夏潤年兩歲了,忍無可忍的廖水英帶著二女兒離家出走。這一走,完全改變了夏潤年的命運。夏潤年開始了在十餘戶人家輾轉寄宿的日子。
  一門心思想靠賭博發家致富的夏瑞高回家都沒個定時,兩歲的夏潤年經常在家裡餓得哭,“那時候我們看到娃兒可憐,就端些稀飯給娃兒吃。”二爹夏瑞財回憶。
  娃兒在家沒人照看,夏瑞高將夏潤年帶到了外婆家:外婆家、洪家、馬家、楊文義家、二爸家、楊文義的鄰居家……夏潤年就這樣以半年時間為界,在這幾戶人家中共住了4年,由一個不懂事的兩歲孩子長成了6歲的小姑娘。
  鄰居老夫妻養育她6年
  因為母親未到法定結婚年齡生育,2001年,已經到了上學年齡的夏潤年一直沒戶口,上學也成了難題。
  “沒得戶口怎麼上學嘛。”楊文義、龍遠超夫妻倆是她的鄰居,他們知道,“娃兒還是要讀點書好些。”雖說不是自己的親孫女,但兩人還是想了很多辦法,“死皮賴臉地讓別人幫幫忙。”就這樣,夏潤年可以和同齡人一樣,背上書包來到了萬壽小學。
  6歲的夏潤年似乎看懂了什麼,在這個非親非故的家庭里,她做一切能做的事。“我們有時候支個嘴,喊她掃地這些,跑得比我們親孫女都要快。”
  長時間的相處,夫妻倆把夏潤年看得比自家孫女還要重。“我那孫女比她大點,潤年想吃冰糕不好開口,她也聰明,就讓我孫女來給我說。”楊文義覺得這孩子慢慢開朗了起來。
  和楊家人在一起,夏潤年感覺這就是自己家,有什麼話也不憋在心裡。
  一次,楊文義神志有些不清的母親無緣無故罵了夏潤年,“我也不懂事,也回罵了幾句。”正是這幾句,惹怒了老人,她撿起一個東西就向夏潤年甩過去,躲避不及的夏潤年牙齒缺了一小塊。
  從鄰居那得知此事的楊文義,趕緊放下地里的活兒,回家和母親吵了起來。
  18年來,夏潤年有6年時間和楊文義一家在一起,為感激老兩口,她雙膝下跪認夫妻倆為自己的保保(乾爹、乾媽),正如保保寓意為找命好的人保佑小孩兒長大一樣,楊文義、龍遠超夫妻倆讓夏潤年背起了書包,有了穩定的生活,在她生命的拐角處,使勁拉了小姑娘一把。
  前幾天,夏潤年回老家時,朋友送的礦泉水她握在手裡都出了汗,也捨不得喝,直到肩上搭著毛巾的楊文義出現,她才把礦泉水遞了過去,“保保,你喝。”簡單的話語背後,是夏潤年對這位已經年過七旬的老人的敬愛。
  堂姐租房讓她安心學習
  2006年夏潤年考進了初中,夏瑞高也托朋友在煤礦上找了工作,他把女兒接回了家,但那時已查出患有肝癌的他,對於工作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夏潤年永遠記得,那是初二寒冬的一個晚上,“回到家就發現爸爸上吊自殺了。”和父親生活一年多時間才培養出的父女情,就這樣突然被斬斷。
  13歲的夏潤年被托付給二爹夏瑞財。也許是才失去父親,雖說二爹家的情況比自家好,但夏潤年根本住不習慣,成績一落千丈。這時候,二爹的女兒夏明決定,每個月從僅有的千餘元工資中,擠出500元租房,讓夏潤年有個安靜的環境好好學習。周一到周五,夏潤年在學校住校,一到周末,回到出租房裡,夏明早已經煮好一桌飯菜,等著妹妹回家。
  時不時,夏明還會給夏潤年一些驚喜。“那時候冬天很冷,我的衣服全是別人送的,姐姐給我買了件深綠色的羽絨服和羊毛衫,穿上去好暖和。”夏潤年說,穿上去那一瞬間,她覺得手上的凍瘡都好了。
  可口的飯菜、安靜的學習環境、溫暖的衣服……夏潤年的成績也隨之一步步提升。初中快畢業時,她放棄了萱花中學的保送資格,以過硬的成績考上了兼善中學,正當她憧憬著和堂姐、堂姐夫一起在北碚生活時,堂姐夏明卻和堂姐夫熊先生離了婚。
  也就是說,堂姐夫轉眼就變成了陌生人,在北碚舉目無親的夏潤年該怎麼辦?
  不是親人卻給了她父愛
  熊先生和夏潤年的堂姐離婚後,夏潤年對他的稱呼也變為了叔叔。熊叔叔能接納她嗎?夏潤年忐忑地從永川來到了北碚,開始了她的高中生活。
  得知夏潤年到北碚後,熊叔叔主動打電話給她,“說讓我周末到他家,給我改善生活。”就這樣,除了學校,夏潤年常住的地方便是熊叔叔家。這位看似和她已經沒有親屬關係的叔叔,卻給了夏潤年父親般溫厚的關愛。
  高一冬天的一個周末,夏潤年剛從熊叔叔家回到學校,天氣突然就變了。“以往如果天氣變了,熊叔叔都會讓我多帶點衣服。”這次天氣突變,讓夏潤年冷了個措手不及,想到寢室也沒什麼厚衣服,正在上晚自習的夏潤年正考慮要不要回叔叔家拿厚衣服。
  這時候,安靜的教室突然被敲開,熊叔叔的身影出現在眼前,從來只看到別的家長給孩子送衣服的夏潤年一下臉紅了,她低下頭快步跑到教室門口,接過叔叔送來的衣服,小聲地說了聲“謝謝”。
  “我也不曉得他聽到沒有,我一直覺得很不好意思給他說謝謝。”夏潤年說。因為她的關係,熊叔叔後來耍的幾個女朋友都覺得“熊叔叔可能和我堂姐還有關係,都和他吹了”。
  她想慢慢找到家人們
  如今,夏潤年考上了重慶師範大學,成年的她要靠自己的雙手來賺取學費、生活費。熊叔叔讓她申請了重慶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的助學金,共青團永川區委也將其納入了愛心崗位的候選名單。
  “暑假能打幾份工就打幾份工,我還想報答這些幫助過我的人。”夏潤年說。如果錢不夠,她準備把老家的宅基地退出。
  “現在,我只能對我的這些家人說聲感謝。”夏潤年說,她還在堂哥家、一戶姓龍的人家住過,現在有些“家人”已經沒有聯繫了,但大學畢業後,自己一定要逐一找到自己的這些“家人”,好好報答他們。
  重慶晨報記者 羅薛梅  (原標題:吃百家飯長大的女孩 今年考上了大學 )
創作者介紹

康熙來了

ztegvz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