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發近期,陝西、吉林、寧夏多地民辦幼兒園被曝幼兒集體被“喂藥”事件,再次將幼兒園管理問題推到風口浪尖,其中師資力量成為輿論關註的焦點。記者調查發現,一方面,隱藏在居民小區、商住樓、城中村中的家庭式、作坊式的“地下幼兒園”,游走在監管的灰色地帶,屢禁不止,越辦越火;另一方面,由於薪水偏低,“無證也能上崗”、“人員更替如同走馬燈”在民辦幼兒園也非常普遍。
  A
  學生奶奶充數保育
  合肥市民趙佳是五歲孩子的媽媽,她的孩子從三歲起一直就在小區附近的一所民辦幼兒園就讀。讓她心焦的是,從孩子入園至今的兩年多,班裡的老師已經換了三茬兒。由於待遇低,這所只有四個班級的幼兒園很難招到有教師資格證的專業幼教老師,幼兒園裡的老師不少是非幼教的大中專畢業生甚至退伍軍人。為了節省成本,幼兒園甚至找來完全不懂保教知識的學生奶奶幫忙做保育員。
  趙佳的遭遇是民辦幼兒園師資狀況的一個縮影。曾在合肥市一家民辦幼兒園工作的秦菇告訴記者,她大專畢業學的是營銷,兩年前經同學介紹在合肥市經濟開發區的一所民辦幼兒園工作。
  “我沒有教師資格證,當時還很擔心。後來發現,這個園裡有教師證的老師只有幾個,很多人都是像我這樣其他專業的大專或中專畢業生。”秦菇說,他們入園後,由老教師簡單培養一些畫畫和音樂知識便上崗了。“教案跟著書本來,畫畫和音樂都教最簡單的,基本都能應付。”
  秦菇說,民辦幼兒園往往樂意招一些剛畢業的大學生,給的待遇比較低,而且社保也不交,所以人員流動很大。有的年輕老師教學沒經驗也沒有積極性,教孩子難免有問題。在她曾經工作過的民辦幼兒園就發生過多次老師體罰孩子的事。直到不久前,一位孩子身上的體罰痕跡被家長髮現,學校才開除了當事老師。
  城市幼兒園尚且如此,在一些偏遠的山區農村,幼兒園一“師”難求和教學水平低下令人擔憂。在安徽長豐縣,教育部門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由於農村幼兒園急缺老師,去年縣裡專門增加了幼兒教師的編製,但是卻沒人考。
  在陝西省商洛市黑龍口鎮的一個學前班裡,共有23名孩子。記者看到,一名女教師一個上午只在黑板上寫了“aieiui”三個韻母,然後孩子們反覆在作業本上抄寫。學校負責人告訴記者,學校臨時聘用了一個初中畢業生過來任教,一個月工資1000元,只會教孩子們簡單的拼音和認字。一些農村民辦的幼兒園由於找不到專業老師,則只能請留守婦女負責看護。 編輯: 王燕子
   1
  B
  黑園受寵卻難監管
  在城市,作坊式幼兒園主要以“地下托管”的形式存在。記者近日走訪廣州一些居民小區,發現這類隱藏在小區居民樓里的無證幼兒園並不少見。有的是一個或幾個全職媽媽租個三室一廳的房子就開辦幼兒園;有的是以早教機構或興趣班的形式存在,實際也承擔幼兒園式的托管功能。
  在廣州番禺某小區,這類無證幼兒托管機構的宣傳單張甚至到處派發或張貼在一些醒目位置,但是單張上從不留具體地址,只留了聯繫電話,只有存在相關需求的家長才會聯繫。曾經送孩子去過這類幼兒園的家長王女士告訴記者,由於孩子不足三歲,正規幼兒園不接收,家裡沒有老人幫忙帶孩子,自己又要上班,無奈只好把孩子送到這樣的幼兒園托管。
  在廣州天河區某小區,這裡集中了大量的早教機構和校外培訓機構。記者發現,有的早教或培訓機構也同時承擔著幼兒托管的職能,特別是在寒暑假,正規幼兒園放假,一些工薪階層的孩子無人看管,家長普遍送至這些承擔臨時幼兒園角色的地方。記者看到其中一個某幼兒英語培訓機構,在一棟商用樓租用了若干房間,一邊做幼兒英語培訓,一邊做托管。小孩午間的睡室在一個狹小的房間,甚至沒有窗戶,簡易的床鋪不用時可層層堆放在牆邊。而午飯是從外面餐飲處送來,衛生和營養情況無從知曉。
  而在一些城鄉結合部或城中村,由於這裡聚集著大量的外來務工人員,其子女無本地戶籍無法入讀公辦幼兒園,正規私立幼兒園收費對他們而言又太貴,他們只好把孩子送到一些租用農民房的“黑園”,起到一個幫助看管的保姆作用,收費便宜,也就三四百元。
  廣東省政府督學鐘院生說,這類作坊式幼兒園至少存在著交通安全、食品安全、消防安全三大隱患,但該類幼兒園目前介於教育、工商兩部門監管的灰色地帶。教育部門認為,這類機構不在監管範圍,因其不是辦學機構,應該屬於家政服務的性質;對於工商部門而言,這些機構大多沒有註冊,不屬於培訓機構。如果屬家政服務,則應該是以家政公司的形式在當地工商部門註冊登記,但這類機構又不是公司。因此,無法監管。
  C
  低薪難留科班幼師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無論是民辦幼兒園、農村幼兒園,還是游走於監管之外的黑幼兒園,都普遍存在著缺少專業幼教老師的問題。那專業的幼教老師去哪裡了呢?
  “能轉行的都轉了,沒轉行的也在準備轉行。”一位民辦幼兒園的老師劉燕(化名)這樣來描述幼教專業同學的“職業規劃”。
  “現在幼師專業畢業的學生主要走向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高端幼兒園,主要是在一些大城市。在中小城市的畢業生,往往不願意留在幼兒園,大都轉行從事和專業不對口的工作。”湖南湘潭蓓蕾幼教中心園長宋羿說。
  “幼師乾的活很辛苦,可是收入、地位非常低。”湖南湘潭蓓蕾幼教中心園長宋羿介紹,以湘潭為例,幼師的工作時長是每天10到12個小時。公辦幼兒園的主教老師每月工資為3000元左右,社保、醫保一應俱全。而民辦幼兒園的主教老師,基本工資就是1400元到1800元,福利和保障不全。
  “公辦園的老師能幹一輩子,民辦園的待不了幾年就轉行,能進公辦幼兒園的人畢竟是少數。現在我的同學百分之八十都換了工作。”劉燕說。
  湖南省國培專家、幼教專家李南介紹,湘潭某學校里幼師專業的學生,一屆四個班不到200人,三分之二的人不會當幼師。“去年的畢業生中,70多個人選擇到廣東等地的高爾夫球場去當球童,還有很多轉行去做迎賓、銷售。”
  “留在本行業的很多人都是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而選擇在幼兒園‘過渡’。因為流動性非常大,很多民辦幼兒園的師資力量不穩定,每學期幾乎都是新面孔,教學質量也難以保證。”李南說。
  即使是一直堅持留在幼教崗位上的畢業生,也多對職業前景充滿著困惑。“幼師崗位沒有全國統一的資質、水平認證。用人單位也缺乏為高能力員工漲薪的動力。雖然多年來經驗、能力都有了積累,可是薪酬卻一直停滯不前。”在幼教機構具有多年工作經驗的幼師劉陽告訴記者,“儘管對孩子有著天生的喜愛,卻也覺得這份職業讓我越來越灰心。我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 編輯: 王燕子
  D
  體制阻礙人才培養
  採訪中,不少專家向記者表示,幼師入學門檻低、公辦幼兒園與民辦幼兒園的體制性差距都在阻礙著幼兒園的人才培養。
  據介紹,在高中、大學不斷擴招的背景下,選擇上幼師專科的人並不多,加上幼師的錄取批次靠後,錄取分數線非常低。比如,初中畢業上五年制的幼師,中考總分只要達到350分左右就可以,不到中考總分的一半。有的幼師學校甚至沒有分數門檻,招生後只要備個案就行。
  另外,受近年來幼師就業率較高的影響,一些沒有幼教培養能力的學校如服裝學校、物流學校等也爭相開設幼師專業,培養出來的學生很難達到專業要求。事實上,幼教培養不僅要求學生學好文化課,更要學習音樂、舞蹈、美術等方面課程。
  合肥幼兒師範高等專科學校教務處負責人闞少傑介紹,該校每年畢業生人數大約有1000人,這些畢業生首選都是公辦幼兒園。實在不行,才會選擇去民辦幼兒園,造成流動到民辦幼兒園的師資總體素質不高。
  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全國18萬餘所幼兒園中,公辦幼兒園數量僅占三成,餘下均為民辦幼兒園。業界人士建議,國家應加強對學前教育師資的重視,強化人才培養,打破體制障礙優化管理,實現公辦幼兒園、民辦幼兒園“一視同仁”,教學質量水平同步提高。
  中國學前教育研究會理事長、南京師範大學教授虞永平建議,可借鑒國外經驗,提高幼兒教師入學的要求和門檻,從源頭上培養高質量的幼教人才。對一些偏遠農村地方,可採取定向培養政策的,通過確保幼師的工作去向、工資水平,吸引更多學生報考幼教,支援農村偏遠地區的學前教育發展。
  教育專家程爽建議,借鑒一些發達地區的經驗,對學前教育的教師推行職稱分級認定,給予教師上升通道和相應的待遇,鼓勵和吸引更多人從事幼教,同時也可以據此加大對民辦幼兒園的分級管理,提優汰劣�
  廣東省婦聯法律服務中心律師王飆塵認為:“政府可以分等級設置幼兒園,對硬件軟件的要求設定門檻,哪些條件是必須達到的,不同等級的幼兒園占多少比例,教師、保育員達到什麼層次,政府要承擔全部的監管職責。”
  據悉,自2012年起,廣州市財政每年拿出1億元專項經費,採取競爭性分配的方式,資助普惠性民辦幼兒園。專家認為,應強調各級政府對學前教育投入的責任,尤其是加大對“普惠性”民辦幼兒園的財政資助,加強對民辦幼兒園的監管,確保規範收費保證教育質量。
  ·據新華社·編輯: 王燕子
  (原標題:學生奶奶做保育黑園受寵難監管 幼兒園好老師去哪了?)
創作者介紹

康熙來了

ztegvz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